说明:双击或选中下面任意单词,将显示该词的音标、读音、翻译等;选中中文或多个词,将显示翻译。
您的位置:首页 -> 词典 -> 传统史学形态
1)  the old l historical morphology
传统史学形态
2)  traditional historical science
传统史学
1.
Refinement of traditional historical science with modern concepts, inheriting the splendid tradition of historical science with critical attitude, and revealing its modern values are prerequisites for the enrichmant and development of Marxist historical science and are also the essential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ist.
传统史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博大精深,蕴含着无数宝藏、从现代意义上清理传统史学,批判地继承优秀史学传统,揭示其现代价值,是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必要条件,也是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
2.
The influence of《Chun-Qiu (annals) 》on Chinese traditional historical science is primarily embodied in three aspects.
《春秋》对中国传统史学的影响在三方面:“立元正始”的正统观作为中国古代史家评判王朝政治的主要价值尺度;开中国史学编年体之先河;“春秋笔法”作了传统史学批评之范式。
3)  traditional historiography
传统史学
1.
During the 1920-1930s,based on the atmosphere of the discussion on the historical work and the study on Chinese ancient and traditional historiography,historians on early Marxism had not only consolidated and expanded the influence of Marxism,which supported greatly Chinese new-democratic revolution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CPC,but also had a great breakthrough in historiography.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社会史论战为主要学术背景,早期马克思主义史学家通过对中国古代史和传统史学的研究,不仅巩固和扩大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给予了重要的理论支持,而且在史学理论方面有重大突破,逐步构筑起一个新的史学研究体系,初步奠定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基础。
2.
The traditional historiography has to play its role of recording and imparting such a national spirit.
在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创新求变、民族忧患和历史借鉴等等的中华民族精神;而数千年延绵不绝的传统史学,则肩负起了记录和传承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使命。
3.
There are several differences between civilized historiography and traditional historiography in historic epistemology and methodology.
在历史认识论与方法论上,文明史学与传统史学的区别在于:用社会学的观点研究历史并在叙述上采用“史论体”,用因果分析法探讨“历史之性质”与“历史之精神”并在叙述上采用章节体;倡导科学的质疑法和地理环境决定论。
4)  traditional history
传统史学
1.
Since modern time,Chinese traditional history was compacted by new history.
《文心雕龙·史传》是我国第一篇专述史学评论的文章,其奠定了后世史学理论的基础,其中也包含了中国传统史学的特点。
2.
Although it appears that there are contrary route and resource in the historical materials discovery of traditional history and the theme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historical research, it shows no difference in paying high attention and developing of historical materials.
传统史学与农史研究在史料的开掘和题材的拓展方面虽然表现出了迥然各异的轨迹与线索 ,但其对于史料的重视与开拓却是一脉相承的。
5)  traditions of historical studies
史学传统
1.
This historical awareness and the continuous traditions of historical studies are the important bonds for maintaining the continuity of the Chinese culture.
这种高度自觉的历史意识以及由此形成的延绵不断的史学传统,是维系中国文化连续不断、百世流传的重要纽带。
6)  the traditional form
传统形态
1.
As the history has come to the 21st century,it is necessary to innovate on the textbooks in the traditional form of the Marxist theory of literature and construct its contemporary form in order to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teaching in the study of art and literature.
在历史已经进入 2 1世纪的时候 ,为了适应和满足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教学的需要 ,必须对“传统形态”的“马列文论”教材进行改革和创新 ,建设“当代形态”的“马列文论”。
补充资料:阿拉伯史学
      传说时代与早期历史著作  公元 7世纪初,伊斯兰教兴起前,阿拉伯人还没有成文的历史著作,仅口头传下了许多历史故事。《古兰经》曾记载了许多古代"先知"与帝王的传说,以及古代也门萨巴人的离乱、各部族的变迁、埃塞俄比亚人和波斯人入侵等故事。这些传说故事引起了后来阿拉伯人探索古代历史的兴趣。
  
  随着阿拉伯人向外扩张,建立了幅员辽阔的大帝国。面临这样一个由许多文明古国构成的"新领土",势必遇到种种难解的问题,诸如官僚机构的设置,军事政务的处理,地租与丁税的征收,对"释奴"与奴隶的政策等,阿拉伯统治者缺乏封建统治的经验,只得借鉴于各民族的历史。例如,哈里发欧麦尔(634~644在位)模仿波斯萨珊王朝,建立"年俸制度"。又如穆阿维亚一世夺取政权建立倭马亚王朝后,仿效拜占廷帝国建立君主世袭的封建专制政体,设置了庞大的封建官僚机构。又命通晓外语的侍臣为他译读各国历史文献和著作,诸如亚历山大大帝、G.J.凯撒、汉尼拔等历史人物的轶事,以及希腊、罗马、波斯各国的统治政策和兵书、战略、战术的文献。穆阿维亚一世很重视这些文献,特派专人管理。
  
  伊斯兰兴起后的百余年内,除《古兰经》外,还对穆罕默德的言行录《圣训》进行研究。由于《圣训》真伪难辨,于是出现了"圣训学"。圣训学家首先从《圣训》的传述线索入手,研究历代传述者的时代背景,考察传述者生平。因此,研究圣训学的过程亦即研究伊斯兰初期历史的过程。真正的历史著作,开始于公元8、9世纪,以瓦吉迪、伊本·希沙姆和拜拉祖里为代表。
  
  瓦吉迪生于麦地那,曾任阿拔斯王朝第七任哈里发麦蒙的大法官,深受宫廷的优待。822年卒于巴格达。毕生致力于远征战史的研究和著述,写下28种著作,留传下来的仅《圣战史》、《叙利亚的征服》、《埃及的征服》、《波斯的征服》、《非洲的征服》等数种。为阿拉伯历史留下了极为丰富的资料。
  
  伊本·希沙姆(828卒)生长于埃及,所著《先知传》是伊斯兰初期最完备的一部穆罕默德传。后来编写和研究先知生平者,皆以此书为依据。
  
  拜拉祖里(?~约892)生长和学习于巴格达,曾将大量波斯书籍译为阿拉伯文。所著《战纪》与《贵族宗谱》两部史书,包括大量伊斯兰前后近三百年的阿拉伯历史,其中不少珍贵史料,后代史家极为重视。
  
  阿拔斯王朝后期的史学  通史  阿拔斯王朝后期(公元 9世纪中叶以后),波斯、希腊、罗马、印度等国的古典著作,已被大量译为阿拉伯文,穆斯林有更多机会读到各国古史。同时,阿拉伯-伊斯兰帝国幅员广袤,人口众多,商旅辐辏,交通网遍布全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的活动颇为频繁,学术旅行蔚然成风。因此,穆斯林对各国的历史、地理知识日益丰富,历史研究的领域更加广阔。编年通史或纪事本末通史便应时而生。历代哈里发为了炫耀自己的业绩也激励历史家去编写通史。阿拔斯王朝后期,阿拉伯人的历史著作浩如烟海,今举塔巴里、麦斯欧迪和伊本·阿西尔三个影响较大的历史家。
  
  编年通史的鼻祖──塔巴里,全名穆罕默德·查里勒·塔巴里,838年出生于波斯北部塔巴里斯坦。著作浩繁,以《历代先知与帝王史》最著名,全书13巨册,是一部极其重要的编年通史。塔巴里足迹遍波斯、伊拉克、叙利亚、埃及、阿拉伯半岛等亚非各地。所到之处,深入民间,勤加探索,搜集了大量传说、轶闻。他精通波斯语,博览波斯古籍。对巴比伦和希伯来的历史也颇为熟悉。同时师承早期和同辈的学者,继承了他们的成果。因而他对古代东方各国的历史、文物、典章、制度,了如指掌。这为塔巴里编写编年通史提供了大量的珍贵资料。923年去世。
  
  伊斯兰初期的阿拉伯史家只重视阿拉伯各部族的谱录和历次战史,以及穆罕默德的生平,很少顾及各民族的兴衰史,更谈不上编写各国编年通史。塔巴里独辟蹊径,把人类历史作为一个整体,编写出一部取材丰富、规模宏伟的通史巨著,为阿拉伯史学树立了划时代的里程碑。这部通史从传说时代入手,接着写古代东方各国史、阿拉伯古代史、穆罕默德生平,以及阿拉伯-伊斯兰帝国兴起、发展、兴盛的历史,一直到914年帝国开始分裂的时代。后来的阿拉伯史家大多沿袭这部通史的体系编写历史。这部通史在波斯有深远的影响。963年,萨曼王朝的埃米尔曼苏尔·努哈曾命大臣白米拉将《塔巴里通史》中有关波斯和中亚的部分译为波斯文。
  
  麦斯欧迪(?~957),全名阿布·哈桑·阿里·麦斯欧迪,大半生于旅途中度过,足迹遍亚洲各国。对各地的史地、政治、社会、宗教、文物、典章、风俗、习尚,乃至高山流水、泉源岛屿、珍禽异兽、植物矿藏等,无不有精辟而翔实的记载。他游踪之广,治学之勤,学识之渊博,著作之丰富,在阿拉伯是前无古人的,有"阿拉伯的希罗多德"之称。
  
  麦斯欧迪的历史著作以《黄金草原》最著,全名《黄金草原与珍贵的宝藏》,共4巨册。第一册记述印度、中国、埃及、巴比伦、亚述、巴勒斯坦以及希腊、罗马、拜占廷等国的历史,其资料或采自后来佚失的东方各国古籍,或直接得自民间;多为别的史籍所少见。其中记载了中国唐代黄巢起义攻陷广州之事。后三册记阿拉伯-伊斯兰帝国兴衰史。本书曾被译为多种外文。
  
  十字军战史家──伊本·阿西尔(1160~1233)。10世纪末叶,阿拉伯人的政权日益衰落,突厥人、波斯人、塞尔柱人先后当权;巴格达哈里发名存实亡。帝国东西各地出现了许多独立小国,出现了许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如科尔多瓦、非斯、开罗、大马士革、伊斯法罕、撒马尔罕等名城。历史学科领域内通史著作日见减少,涌现出大量国别史、地方志、人物传一类著作。11世纪以后,帝国东部先后遭受西方十字军、东方蒙古人的入侵和蹂躏。外来的长期凌辱,再度唤起了穆斯林要求团结对敌的心情,而在历史学科中最能反映这一思潮的,莫如通史著作的复兴。历史家编著通史,借回忆过去的"盛世",抒发自己的感情,并唤起作为一个整体的穆斯林的自豪感。最能代表这一时期的通史著作,莫如伊本·阿西尔的《全史》。《全史》起于传说时代,止于1230年。全书共12卷,第一卷从远古到伊斯兰教兴起,包括波斯、拜占廷和古代阿拉伯诸篇,记也门古史尤为详尽。《全史》撷取前人著作精华,并补其所缺,弃其所短,史料丰富,文笔流畅,为过去通史所不及。第二卷以后,叙穆罕默德生平及阿拉伯-伊斯兰帝国之兴衰。其中关于北非和西班牙诸小国的历史,弥足珍贵,深受阿拉伯和西方历史学家的重视。
  
  伊本·阿西尔一生经历了十字军东侵与蒙古人西侵两次外来侵略。这两次外来侵略战争,绵延了两百余年,西亚、埃及和北非惨遭浩劫。伊本·阿西尔年轻时,正值十字军第三次东侵,《全史》记载这次战役颇为翔实,西方人称他为"十字军战史家"。他在晚年,又逢蒙古成吉思汗的铁蹄践踏中亚细亚,《全史》较详细地记载了这次惨绝人寰的浩劫。法国《多桑蒙古史》,曾以《全史》为重要参考。
  
  传记、国别史、地方志与历史哲学  著名传记家首推伊本·赫利坎(1211~1282)。他生于伊拉克,学于大马士革和开罗。在埃及讲学多年。学问渊博,著作丰富。《名人传》为其不朽之作。全书收入 600余年帝王、将相、学者、诗人等 800余人的传记,一人一地的考证精确,叙事简洁,文笔生动。不仅是一部独具一格的重要史书,也是一部优秀的传记文学。
  
  地方志史家,以阿布·海退布和伊本·尔撒基耳二人为代表。阿布·海退布(1002~1071),巴格达人。精通诸学,著书50余种,以《巴格达志》最为重要。全书14巨册,包括巴格达历代文献、水文、地理,以及宫殿寺宇的建筑,典章制度的变革;对巴格达城的兴衰,记载尤详。伊本·尔撒基耳(1105~1176),大马士革人,精通法学、圣训、历史。著书50余种,以《大马士革志》一书为著。全书80巨册,仿阿布·海退布《巴格达志》的体例。惜已散失不全。不少篇章分散于欧洲各大图书馆。今流行于世的仅为一残缺不全的本子,但仍不失为研究大马士革历史的重要依据。
  
  国别史家首推马格里基(1364~1442),原籍叙利亚,后随父移居开罗。幼习圣训,长学法律。20岁后,研究领域日广,手抄大量古典珍本。1411年移居大马士革,1442年卒于麦加。一生著书30余种,以《马格里基志》(即《埃及志》)最受重视。他收集历代佚史,详加考证后,著为新史。先采用编年体,后改用纪事本末体。他重视历史社会背景的介绍。如记开罗城,必深究其历代变迁和社会状况,并益以有关开罗城的人物、传说、故事、诗歌。所用史料,多为他书所不具。是一部研究埃及中世纪史所不可少的重要史籍。
  
  历史哲学家伊本·赫勒敦(?~ 1406),突尼斯人。生于阿拉伯东西各国相继沦替之际。他大半生颠沛流离,痛定思痛,感到盛衰之无常,兴亡之有因。他写成了一部记载阿拉伯人、波斯人和柏柏尔人的通史,简称为《伊本·赫勒敦历史》,共7册,《绪论》一册,是全书精华。他在《绪论》中阐述人类社会与地理环境的关系,经济与文化的关系,科学与历史发展的关系。实际上是一部包括社会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的史论专著。伊本·赫勒敦用发展的眼光观察历史,他认为历史不仅是时代的记录和政治的总汇,也是人类道德、智力、文化、经济发展的纪实。人的情操、愿望和追求,都属于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人类的活动是一个统一的、不断发展的漫长的过程。这在当时是一种崭新的历史观。
  
  中世纪的阿拉伯史籍浩如烟海,仅大辞书《古书释疑》中所列举评介的史籍,即达1300余种,而各书注释和简本尚不在内。中世纪阿拉伯历史家在其著作中曾列举了大量参考书目,这些参考书后多不存。在11世纪以后的数百年内,穆斯林国家遭到十字军、蒙古人、土耳其人的破坏。在长期烽火中,各地图书馆均被焚毁,珍贵手本多成灰烬,被毁的阿拉伯史书不可以数计,幸存下来的仅劫后残余而已。
  

说明:补充资料仅用于学习参考,请勿用于其它任何用途。
参考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