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双击或选中下面任意单词,将显示该词的音标、读音、翻译等;选中中文或多个词,将显示翻译。
您的位置:首页 -> 词典 -> 人与文化
1)  person and culture
人与文化
2)  culture and man
文化与人
3)  culture and personality
文化与人格
4)  Culture and life
文化与人生
5)  humanistic culture and the education of humanities
人文文化与人文教育
6)  scientific culture and humanities culture
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
补充资料:“天堂”洒下的花籽 ——感受鸟文化之民俗篇
    诗人说,鸟是天堂洒下的花籽。这固然是诗人美好浪漫的想象,但让人不能忽略的是,正是鸟类带来植物的种粒,展开了洪荒土地最初的繁荣。而人们想象中的天使,也是结合了人与鸟的形象设计而出。作家这样赞叹着鸟的迁徙习性:“野鹅比我们更国际化,它们在加拿大用早餐,在俄亥俄州吃中饭,夜间到南方的河湾上去修整自己的羽毛。”这种对未知远方的好奇和勇气让我们这些在都市牢笼中偷生的现代人自惭不如。
    1861年,德国出土了七块始祖鸟化石,这是目前人类研究鸟类起源和飞行史的全部材料。有人认为,始祖鸟是由一种小型恐龙进化而成。这个结论让人震惊,原来鸟是从陆地动物演化而来的,就像神从人中间走出来,坐上了圣坛。可以说,研究鸟文化,对许多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人类苍老的文明之中,有许多关于鸟的崇拜、占卜和禁忌等文化遗存。这些光怪陆离、饶有趣味的鸟文化,是活的社会“化石”,值得我们珍视。鸟文化不仅与生产方式和宗教信仰观念相一致,同也与当时人们的社会、政治及经济生活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
    中国自古就有鸟崇拜的传统。关于鸟崇拜,一般可分为图腾崇拜和神话崇拜。图腾,是原始民族的标志,是先民们在自然祟拜过程中形成的对某种动、植物的崇拜。图腾物大都被祟拜者认为与自己的部落或氏族有某种神秘的关联,人们曾经并将继续得到它的庇护。
    对鸟的图腾崇拜较为典型的史例,是“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故事。今天自然不会有人相信曾有一只神奇的大鸟成就了一个盛大的王朝,但人们也不难由此得出这样的推断,当时的“商”可能是由一个以玄鸟(燕子)为图腾的部落发展而来。我国传统民俗中总把燕子看做神鸟,从“旧时王谢堂的燕”的诗句可以看出,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连王谢那些不屑与下层民众为伍的世家大族,也对燕子在自己的华堂上筑巢心怀感激。直到今天,我国北方地区还把燕子视为吉祥物,“燕儿来翔,富丽堂皇,梁落燕巢,步步登高”的民谣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
    关于鸟图腾崇拜,有着太多丰富的例证,比如在唐代人们认为,孔雀因雷声而孕之说,反映出当时人们对孔雀的图腾崇拜观念。我国云南有的少数民族至今还认为自己是孔雀的后代。青年女子出嫁后要穿孔雀衣,也是源于这一观念。再有,对鹏鸟和风凰的神话崇拜,已经深入到我们民族的集体无意识之中了。庄子就是鹏鸟形象的始作俑者。“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鹏鸟作为力量和远大前途的象征,就这样世代相传。而凤凰,是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是有着超自然力的神鸟。中国历代封建帝王几乎都对凤凰情有独钟,帝王之车为凤辇,宫内楼阁为凤楼、凤阁,帝王之伞为凤盖,帝王用纸为凤纸,皇后之礼冠为凤冠,皇后的文书为凤诏……另外,历史上人们还将必成大器者称之为“凤雏”,如东汉末的庞统,晋代的陆云、王邵等。
    传说中的神鸟,除鹏、凤凰外,最有名的就是精卫了。这是《山海经》和《淮南子**等古籍共同塑造的一个与恶劣自然环境抗争的女神形象。而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一些形态各异的鸟类崇拜。比如,布谷鸟是一种候鸟,它总是不误农时地以自己的鸣叫声催农种谷,令人心生感念。云南哈尼族民间故事中则有阿罗找布谷的故事,说农民听了布谷鸟的话,就会平安幸福。还有人说杜鹃是空怀报国之心的志士,是千里孤旅中的游子,或心有不释情结的佳人……但无论是什么,谷物和福祉总会随它恳切的劝告一同来到。对布谷鸟的祟敬之心,是中国农村民俗的重要内容之一。
    我国大部分地区还祟爱喜鹊。这种习俗也是由来已久。唐代人不仅以为喜鹊筑巢栖息是吉祥的预兆,而且认为鹊巢能护佑人平安。古书中还记载,某些鹊巢可用来治病,而且很灵验。
说明:补充资料仅用于学习参考,请勿用于其它任何用途。
参考词条